Skip to Main Content
Liberal Arts Education Transformation For Life
Start main Content

MCSLN

專題文章

中國社會的不同面向

中國大陸由共產黨永久執政,為了維持永久執政,推出各種監控社會的措施,因而令人感到中國社會猶如鐡板一塊。但一個十四億人口的國度,每個人不可能都像複製般,總會有不同的差異。事實上,雖然自一九四九年以來,中國大陸積極推行普通話,但位處西陲的廣西南寧,近年卻興起「南普」。南寧跟香港一樣屬粵語區,在推動普通話的政策下,南寧的電視台或電台的粵語節目全被取消,由普通話節目取代。但南寧人講普通話時難免會像香港「譚仔阿姐」講粵語一樣,不期然地講了一些令人發笑的話語。南寧人不但沒有嘲笑講這些話語的人,還爭相仿傚,變成「南普」。<普化的南寧白話>一文惋惜「南普」興起後,以粵語交談的場合變得愈來愈少,但「南普」有如中美洲和加勒比海一帶的Creole,後者是法語或西班牙語和當地語言混合的語言。「南普」的興起會否是對推行普通話的一種抵抗?

山西曾是中國大陸的主要產煤區,但近年煤礦已幾乎耗盡,山西的縣城大同像香港一樣,面對去工業化的問題。<角色、記憶與空間>探討大同積極改造城市面貎,打造城市品牌之餘,足以勾起人們記憶的城市風貎亦同時消失了。大同屬二、三線的城市,大同的城市改造在中國大陸的全國範圍不斷出現,人們的記憶可以依附在甚麼?說到記憶,”From the Highest Court to the Furthest Wasteland”一文令人耳目一新。文章追尋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廣場的示威抗議中,音樂辦演的角色。更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曾在天安門廣場歌唱的樂曲並沒有因為血腥鎮壓而消失,反而一直流傳至今,並一直影響著當代中國的音樂!

本期文章


角色,記憶與空間——大同古城的故事(陳東立)
「普化」的南寧白話,消失的邕城風情(賴彥汝)
From the Highest Court to the Furthest Wasteland: Following the Footprints of Music in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Wang M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