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Liberal Arts Education Transformation For Life
Start main Content

MCSLN

DownloadPDF

「不在現場,勝於現場」— 雲劇場是否即將取代實體劇場?

盧珮瑤

 

前言

在音樂綜藝節目《天賜的聲音》、劉若英個人演唱會、電視劇《想見你》主題音樂會等等的網上表演中,均出現以下這一句觀眾評語:「不在現場,勝於現場」。這評語引起筆者無限反思。一場瘟疫,顛覆整個表演行業。音樂的、戲劇的,統統被迫到網上表演,讓觀眾直播觀看後,更可隨時重溫,一舉打破實體劇場的空間、時 間、地域界限,為表演帶來新的「出路」。筆者繼而希望探討,將來線上劇場是否有機會可取代實體劇場?

 

本文將會先淺談在疫情下線上劇場的實行情況,從而探討在這些演出中帶出的演出新定義。筆者亦將為題目中的「取代」落下定義,包括劇場工業、市場、劇場美學等多方面,比較線上劇場及實體劇場在此等方面的情況,看看線上劇場是否終將能把實體劇場全面取締。

 

把劇場迫上雲端

疫情重創全球表演行業,劇院歇業,表演者紛紛在網上尋覓出路。環觀約半年的疫症中,全球有大小劇團均在網上繼續表演。根據筆者觀察,線上劇場可分為以下兩大類。

 

  1. 網上直播表演

在疫情期間,不少表演者嘗試以視像軟件進行網上直播表演,導演王翀創作的《等待戈多2.0》是當中具標誌性的例子。他在隔離期間反思,認為疫情不應阻止戲劇,於是希望把表演放到線上空間,決定做一部真正「現場」、即時的線上戲劇,拯救或回應戲劇藝術的危機 [1]

 

68th-criticism-02-01

(圖片擷取自:https://kknews.cc/zh-hk/entertainment/44ry2z2.html)

 

《等待戈多》原作為貝克特的作品,原作描寫兩個流浪漢的故事,而「戈多」的缺席代表人生是一場無盡的等待,盡顯世界荒誕、人生痛苦的感覺;為讓作品放到線上空間和回應時代,王翀創作「2.0版本」,故事成為描寫疫情期間的夫妻,情節充滿被迫分居、漫長等待、網絡暴力、垃圾訊息等多個反映社會真實面貌的情節。此類表演中,演員的家變成劇場,《等》劇的創作、排練全都在家中進行,打破劇場空間界限。不過,表演中並沒有舞台、燈光等效果,道具亦只能依靠演員家中的物件製成 [2]

 

  1. 網上重溫劇作

網上分流 (online streaming)是現時全球小大劇團較常見的表演放映及觀賞方式。戲團將以往實體演出的劇作,剪輯成一條片段再放到網上,並設定演出時間讓觀眾一起「入場」欣賞。

 

國際

 

68th-criticism-02-02

(圖片擷取自:https://www.wiener-staatsoper.at)

 

以上為荷蘭Wiener Staatsoper歌劇院網站,網頁上列明「我們將繼續演出:在線上!」,並指每晚均會在劇院獨有的劇目中挑選歌劇放上網。

 

68th-criticism-02-03

(圖片擷取自:https://www.timeout.com/london/news/the-national-theatre-is-streaming-james-grahams-this-house-tonight-for-free-052820)

 

紐約大都會歌劇院 (The Metropolitan Opera)、英國國家劇院 (National Theatre) 亦有在網上放映不同劇目讓觀眾重溫。英國國家劇院更通過衛星向英國及其他地區轉播舞台劇實況的表表者,早於二零零九年已開始「英國國家劇院現場」(National Theatre Live) 計劃,成為全球首家提供實況轉播的舞台劇院。不過,受疫情影響,她們的轉播亦變成了網上放映,又在YouTube發佈一系列「英國國家劇院在家」(National Theatre at home) 的影片,除了轉播舞台劇外,亦會舉辦演員視像對談環節,分享演出點滴及大玩小遊戲。

 

68th-criticism-02-04

(圖片擷取自: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UDq1XzCY0NIOYVJvEMQjqw)

 

本地

 

68th-criticism-02-05

(圖片擷取自:https://www.facebook.com/125415688981/posts/10158452477333982/)

 

本地劇團亦有相應做法,更加入不少觀眾參與元素。香港話劇團於二零二零年三月曾舉辦「Facebook戲寶重溫」活動,先精選五齣過去劇目,讓觀眾投票最想重溫的一齣。投票活動完成後,香港話劇團決定讓觀眾於指定時間登上其Facebook專頁重溫五齣劇目,增加劇迷的投入感。另一劇團前進進戲劇工作坊亦於網上舉辦「讀劇馬拉松2020」,除了在網上進行讀戲戲場,亦將片段放在其Facebook專頁,設定一個重溫的限期,觀眾即使未能在特定時間一起欣賞直播,亦能在限期內登錄Facebook重溫。這類劇場的特色,是將整套舞台表演搬上電腦螢幕,因此舞台服裝、燈光效果、音樂等均一併齊全,亦因可以隨時重溫,重新定義表演的時間、空間所限。

 

68th-criticism-02-06

(圖片擷取自:https://www.facebook.com/onandonhk/photos/?ref=page_internal)

 

演出空間新定義

在CUS588戲劇、劇場與表演  Drama, Theatre and Performance 課堂上,我們學習到「表演者 + 觀眾 + 空間」結合,劇場就因而構成。以上「雲劇場」例子亦為演出定下新定義。在這些表演中,仍然具備表演者,觀眾則在螢幕上觀賞他們的表演,因此「表演者」及「觀眾」兩者均齊備。餘下的則是「空間」的定義。

 

根據Carl E. Bain在《戲劇》(The Norton Introduction to Literature - Drama) 一書中, 甫開首便為戲劇下定義,當中他指明「同一空間」的重要性。他(1973,頁1-19)認為戲劇是「為在台上向觀眾表演而寫的」(written to be performed on a stage before an audience),又強調劇場屬「同一空間」,意指一群觀眾聚集在一起 (a group of people collected together in the same place),並在劇場中分享一樣的經驗 (at the same time for the purpose of sharing the experience of the theater)。

 

然而,新一代的表演者和創作人,認為「空間」值得更新的定義。以前文所提到、創作《等待戈多2.0》的王翀,曾被問到沒有觀眾在現場,又怎能算是戲劇。他回應指, 在演員與觀眾對話的時刻,導演、演員在手機屏上看到觀眾的頭像,雖然只有指甲蓋大小的相片,但這就是現代的「在場」,亦是當下戲劇和表演要面對的全新空間 [3]

 

由此可見,「空間」在當代已不只代表同一個實體空間,當轉到線上劇場的虛擬空間,觀眾與表演者的「在場」仍然能存在。因此筆者認為,雲劇場的確符合我們在課堂讀到、最基本的劇場元素。那麼,下一步,網上劇場是否能取代實體劇場?

 

筆者以「不在現場,勝於現場」為題,關鍵字在「勝於」,筆者亦認為這是「取代」的關鍵。要取代,我們必須能證明線上劇場在各方面的標準比實體劇場更佳。筆者會在下文從劇場市場學 和 劇場美學兩方面,為線上劇場及實體劇場進行比較。

 

劇場市場學

筆者將從時間及地域界限、劇場精英化、保存經典以及製作成本方面,為兩種劇場做比較。

 

  1.  時間 + 地域界限

在實體劇場的表演中,無論演出期多長的表演,總會有固定的時間、演出地點,觀眾總要為演出預留欣賞表演的日子和時間。因此,劇作能接觸到的觀眾人數亦相當有限。

 

相反,以前文的雲劇場種類為例,觀眾可在表演時到直播版面直接觀看,完全沒有地域所限。雖然不少有指定直播時間,但劇團亦會提供重溫時間,讓錯過的觀眾補回欣賞表演的機會,變相時間界限亦比實體劇場寬鬆,觀眾可選取任何自身方便的時間看表演。

 

這樣一來,劇作能接觸的觀眾人數可謂直線上升。繼續以王翀的《等待戈多2.0》為例,劇作於四月五、六日晚首演,演出吸引了超過二十九萬觀眾在線觀看,創下中國話劇最多單場觀演人數的紀錄 [4]。國際方面人數更墟冚,根據國家劇院統計,截至二零一九年,觀看過英國國家劇院現場放映的觀眾接近九百萬人,由著名影星 Benedict Cumberbatch主演的《哈姆雷特》更成為至今最多人觀看的劇目,觀看實況轉播的觀眾人數達二十二萬五千人,連計延時重播和影院重映後總觀眾人數達九十萬人。劇院於五月二十九日上載的最新籌款贊助項目,僅僅一天就已有十六萬六千三百五十七人次觀看。相反,環觀劇院的座位非常有限,以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為例,座位最多只有約三千九百個,完全未能與網上觀看的人數匹敵。由此可見,網上劇場的確能接觸到更多觀眾人數。

 

從表演者角度,同樣是非常創新。筆者再以《等待戈多2.0》為例,他們除了演出形式創新,事實上,劇中兩位飾演夫妻的主角的確身處於兩個不同城市。這意味表演者不需要再身處同一空間,仍然能順利演出。

 

  1. 去精英化

戲劇歷史源自於古希臘,以往公開場合的表演承擔了向天神祈禱的使用,或是行使公共論壇的職能。至今,這些演出已淪為文化消費品。在「演出」的類別中,除了演唱會和音樂劇之外,大部份的劇場演出,包括話劇、歌劇、舞蹈表演、古典樂等,已經被嚴重小眾化、精英化,到劇場觀賞表演屬於演出消費,已是當代生活的一種儀式,表演人們的品味和生活態度。

 

不過,當劇場被上載到雲端,由前文提及的觀看人數可見,劇場精英化成功逐漸被去除。人們不需再親身到劇場欣賞演出,變相欣賞戲劇的門檻變低,加上大部份劇作可在網上免費欣賞,因此人們不需再付高昂的價錢、穿著高貴的衣著,亦能「進入」劇場欣賞表演,意味有更多人能加入欣賞劇場的行列。

 

相反,如上文所言,實體劇場與劇院由於受自身地理位置所限,已具有地域限制,加上需遷就藝術家、演員的緊湊檔期、巡演的高昂代價和操作難度、票價亦不低廉,變相質素越好的戲劇,觀眾群就越有限。現時觀眾能隨意登上網絡看最好質素的戲劇,意味好戲作的市場和觀眾群擴大。

 

  1. 保留經典劇目

在雲劇場中,不少劇院可將經典劇目放到螢幕,讓經典劇目得以保存。翻查英國國家劇院十年以來、十季的放映劇目,劇院多次放映莎士比亞的著作,如《哈姆雷特》、《李爾王》、《馬克白》、《仲夏夜之夢》等。當中《李》曾於三季中亮相、《哈》亦曾放映兩季。以往英國國家劇院放映的劇場,均要在影院或其他特定地方觀賞。惟現時這些地方界限亦被打破,劇院能將著作放上網,讓觀眾在家中就能欣賞演出,對宣傳及保留此等經典劇目更有利。

 

  1.  製作成本較低

如前文所言,線上劇場分為的兩大類,製作成本亦相對實體劇場低廉。先說「重溫」的一類,除了處理科技上問題,基本上放映舊有劇作沒有任何製作花費,因此我們可見現時大部份的重溫都可讓人免費觀看。即使如王翀《等待戈多2.0》這一種線上直播的演出,雖然排練及創作需時,但由於失去了舞台設計、燈光、服裝等效果,演員在家中虛構場景,以家中物品做道具,相對在舞台上呈現的精緻的道具及場景製作,所耗費的時間及製作花費亦較少。

 

由以上各點可見,在劇場市場學或推廣上,線上劇場在地域、時間、空間方面,能輕易打破實體劇場的界限,因而令戲劇更「貼地」,看戲劇的門檻變低令觀看人數上升。在線上劇場,劇院亦可隨時將經典劇作重點,有助推廣戲劇。因此,在劇場市學方面,筆者歸納出線上劇場確實比實體劇場更勝一籌。

 

劇場美學

筆者在文首曾指,形成劇場的三個重要元素為「表演者 + 觀眾 + 空間」,只要以上元素同時間結合,便是劇場。不過,筆者認為在「空間」一環內亦有不少重要元素,才帶構成劇場的感官和視覺衝擊,觀眾才能欣賞演出,此乃劇場美學。本章節,筆者將會拆解平日劇場空間中未必顯而易見,卻是演出靈魂支柱的各項元素,再看看線上劇場能否在各方面超越實體劇場。

 

  1. 同一實體空間

筆者於文首引用了Carl E. Bain對「戲劇」的定義,他不斷強調劇場表演者及觀眾共處「同一空間」的重要性。筆者認為,這是由於同一個實體空間對兩者欣賞演出的程度都極具影響力。以下筆者將會分為觀眾及表演者兩個角度一一表述。

 

觀眾:個人性 (Individualily) VS 集體性 (Collectiveness)

有否發現,當我們進入電影院前,總必經過一條暗暗的走廊,或許要打開一塊布簾, 然後才能進入全黑的電影院中欣賞電影?這種入場前的設計,其實在劇院亦不難見到。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儀式,讓人們忘記外面紛亂的世界,或個人正在煩惱的瑣事,當進入劇院或電影院就專心欣賞演出,這亦是人們認為看電影、戲劇後感到心靈受撫慰的起源。因此筆者形容在劇場欣賞表演,實際是充滿個人性的地方。

 

而Carl E. Bain(1973)則就觀眾的集體性再加以補充。他指,這群一同進入劇院欣賞表演的觀眾,並非一群隨機的人,而是擁有共同品味、消費選擇、思想接近的觀眾。當這些人看演唱會或其他演出時,他們不止是希望自己能獲得滿足,而是希望身邊的觀眾與自己一同感到滿足,分享滿足的經驗。這就能解釋,如我們在看演唱會期間,身邊的觀眾「靜坐」,不如自己那般投入,我們總會覺得對那場演唱會的滿足程度有所缺失。

 

Carl E. Bain又認為,劇院中的個人性與集體性互相混合。當觀眾進入劇院後,會自動為自身加上一個身份——我是一群劇院觀眾的一份子。當劇院的燈調暗,觀眾的個人性便會產生,為自己設立一個私人空間。不過,在這個私人空間中,觀眾的行為仍然會被大眾標準所約束,例如在錯誤的時間大笑,該位觀眾會感到尷尬。當觀眾對表演的投入感夠強烈,亦會做些個人平日不會做的事,包括默默流淚(Carl E. Bain,1973)。由以上個人性與集體性的討論可見,這些混合的感官要在實體劇場才能達成。由進入劇場至離開一刻,觀眾無論在身份、觀演感官上均有所衝擊。

 

然而,在線上劇場並未能達到這個效果。觀眾失去進入劇院的那一刻「儀式」,他或她在觀演期間並未有增強個人性,因周遭環境並未有為觀眾製造個人空間,更遑論是與其他品味類似的觀眾一起觀演。相反,他在觀演時可能隨時被周遭的瑣事、環境聲音打斷觀賞過程。

 

觀眾:參與戲劇的過程

失去實體劇場空間,亦令觀眾失去參與戲劇的過程。在課堂上,我們讀到不同類型的劇場,包括隱形劇場 (invisible theatre)、論壇劇場 (forum theatre) 等等,均需要觀眾在場才能更有效地參與。筆者在觀賞天邊外劇場,黃國鉅所編寫的《盧亭》時,曾有一幕演員在劇場中煮了一條魚,演員著觀眾可到舞台上一起吃。觀眾先是驚呆,後來慢慢有人開始到舞台去,令其餘觀眾由猶豫、難以置信至不自覺地參與了演出。這些感覺的轉變以及親身的經歷,必須要觀眾「在現場」才能完成。

 

觀眾的參與,不止是親身參與,情感的投入亦是參與戲劇的一種。Carl E. Bain在書中指,戲劇是一種寫給大眾的文學,因此戲劇中很多情節與社會脈絡扣連,如很多著名的喜劇均反映當時人們對婚姻的看法。戲劇除了紀錄歷史事件,亦反映了人們對事件的價值觀和態度,他舉例指,英國曾遭受由繼承問題帶來的戰爭及破壞,時間長達兩個世紀,因此莎士比亞的大部份悲劇著作均與繼位有關,而其作品除了牽動到莎士比亞自身,其觀眾在看他的作品時亦會受到感動(Carl E. Bain,1973)。

 

在線上劇場如戲劇故事的內容依舊,我們仍然可被劇作故事觸動。不過,連結上一段所提及的集體性,個人在家觀演的情緒宣泄必不能媲美一班觀眾共同「齊上齊落」的感覺。筆者曾入場觀賞莊梅岩所寫,以六四事件為本的《5月35日》。入場的觀眾均是熟悉事件、關心事件之人,因此當看到某些故事情節,所有觀眾的情緒均一同受牽連,又受感動流淚,情緒的牽動是即時且一致,可見無論在親身的參與,還是情緒上參與戲劇,亦是只能在實體劇場才能達成的元素。

 

表演者:接受榮譽的時刻

在表演中——尤其是戲劇或音樂表演——觀眾向表演者投予最長、最響亮的掌聲,屬實體劇場的慣例。在掌聲的長度及響亮程度中,更可看得出觀眾最喜愛是哪一位演員,觀眾可高舉雙手拍手,以示向他致上最高榮譽。我們在課堂上亦曾學習到有一類表演為Mie Moment,意指所有演員會在表演中途怔住,停止一切動作。這時觀眾就要開始拍手,讓演員接受觀眾以掌聲讚美。然而,假如失去實體劇場,這一種慣例將會「被消失」。觀眾或會改以按下「拍手」按鈕以示讚美,但接受榮譽的儀式已不復再。

 

  1. 舞台設計

在實體劇場空間中,觀眾第一眼進入劇院後便會看見舞台設計。倪潔誠在<上海戲劇藝讀>(2015)中曾探討舞台設計的作用。他指舞台設計是「整部戲劇風格的重要因素」,因它使觀眾對演出產生了第一印象,亦決定了戲劇整體的感官特徵,在開幕前已讓觀眾感受到舞台的樣式感。而每種表演類型的舞台設計各有不同,例如話劇舞台設計相對複雜,演員要較多的實物支點在表演過程中支撐,以保證舞台動作的順利展開。

 

68th-criticism-02-07

(圖片擷取自:https://www.facebook.com/mvsm2019/photos/a.2063437497009523/2274873839199220/)

 

舞台設計亦可向觀眾說明故事即將發生的場景,而這亦緊緊扣連人們平日生活的環境(context)。以香港舞台劇《短暫的婚姻》為例,在電視作品中,故事中較多情節發生在一幢何文田舊樓的場景中,因此這亦變成故事中具標誌性的場景;在舞台劇中,團隊亦特意搭建舊樓天台的場景,即使未看過電視版的觀眾,亦能得知這是香港哪一類型的大廈天台,共鳴感不言而喻。

 

倪亦以話劇《仲夏》的舞台設計為例,導演以一系列木製啤酒桶、可摺疊木質箱子等,觀眾一眼便能明白故事將在酒吧發生,亦能知道它是一齣現代劇,故舞台設計能讓觀眾感受到劇目的風格特徵和導演的藝術處理手法。不過,在線上劇場中,我們失去了舞台,變相場景的變換、甚或道出場景都相當困 難。筆者繼續以《等待戈多2.0》為例,前文提到演員將自己的家變成舞台,根據中國日報網的報道,演員家中的睡房、客廳、廚房、大門、走廊都變成舞台,由演員親手搭建「劇場」、親手佈置道具和拍攝表演,演員進化成「全能的演員」 [5]

 

68th-criticism-02-08

(圖片擷取自:https://kknews.cc/zh-hk/entertainment/44ry2z2.html)

 

雖說演出非常成功,但我們不能否認一個事實,家中的場景設定非常有限,這亦是為何王翀要把故事內容變成描寫兩夫妻隔離期間的故事。假如將例子套到《短》劇中, 在家中則幾乎沒有可能做到何文田唐樓的效果,意味導演或需如王翀一樣,改編故事內容以配合有限的場景,但這亦變相破壞了作品的完整性。

 

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元素是座位,這是在實體劇場才具備的獨有元素。筆者曾入場觀看香港話劇團九小時舞台劇《如夢之夢》,劇場中四邊也有舞台,演員可不停走動。四邊舞台的中間,就是少數的觀眾座位,而所有座位均是可轉動的,有如電腦椅一樣,方便觀眾轉向不同位置看不同演員。話劇的開首,是所有演員圍住舞台,不停快速地向前走動,變相觀眾的四面均有表演發生,演員亦包圍住中間觀眾。

 

當演員急速走動時,他們每人在臉上均有著不同表情,亦配合服裝等因素,讓他們的形象和性格更立體。多達十名演員在舞台上走著,觀眾可轉轉椅子,任意挑選喜歡、或想更了解的演員多看兩眼。然而,如果失去實體劇場,線上劇場的畫面非常固定, 數十萬觀眾都只能看到同一個畫面,而演員包圍觀眾的畫面和張力更盪然無存,表演變得較單一,觀演感受亦相對較平淡。

 

  1.  舞台服飾及動作

實體劇場的觀演經驗中,觀眾在舞台設計獲得對該劇的第一印象後,繼而便是舞台服飾,配合演員的動作,令角色刻劃更為立體。不同類型的表演均能突顯舞台服飾的重要性。在舞蹈表演中,人們可通過表演服裝判斷該舞蹈要表達哪個地區、民族甚至是年齡的人,例如朝鮮少女跳舞時,服務顏色多為紅裙或其他鮮艷顏色;舞蹈服飾亦能展現人物的特點,包括屬於樸素還是富貴,均能從服飾中體現。舞蹈服裝同時是提升整體表現力的要素,如活潑開朗的舞蹈則需穿著鮮艷服裝,情感憂傷的則要穿著較昏暗的顏色(周君,2016)。

 

茶藝表演中,服飾同樣講究。根據廖奕在《大眾文藝》(2017)中所寫的文章,他曾談到茶藝表演者需靠服飾營造的意境美。茶藝表演者必須端莊大氣、自然得體,因此必須根據環境的需要來選擇服裝。女茶藝師的服裝一般是色彩鮮艷的綢緞旗袍,或印有江南藍的服飾,袒胸衣、無袖衣等一概不得穿著;男茶藝師則要穿正裝或少數民族的服飾。廖指,茶藝茶飾的要求嚴謹,是因為需通過多元服飾來突出茶藝師的特性,茶藝表演與服飾配合,才能體現一種不一樣的美,只要缺乏任何一樣就「無法產生美的反應」, 意味茶藝並不可單獨存在,必須與服飾互相依存。

 

由此可見,服飾在表演中是必不可缺的元素,話劇如是。筆者認為,服飾更可以彌補不搭建場景的缺憾。以經典喜劇《潮性辦公室》為例,劇中的場景其實並不嚴謹,幾乎可說是沒有場景,只有一些辦公室的道具,並以一道道門代表演員進出該空間。當中有幾幕更是零場景,只有演員的獨腳戲。

 

68th-criticism-02-09

(圖片擷取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Ni8idq3B2A)

 

以上為《潮》的其中一幕,由演員泰臣飾演一個到公司應徵的員工。由圖中可見,當時在舞台並沒有任何道具,亦沒有場景,他的背後只有一塊素色的灰幕。泰臣在台上與錄音對話,模仿應徵的過程。除了由對話讓觀眾得知場景,他穿著的是一套整齊的西裝,讓人們知道這是一個認真、嚴肅的場景。不過,他的西裝色彩鮮艷,更能突顯其喜感和活潑度。

 

68th-criticism-02-10

(圖片擷取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3KiZEXPGU4)

 

另一齣同樣代表上班族心聲的《小人國》,亦有同樣的處理。在被廣傳的《職場卸膊操》中,與《潮》一樣完全沒有場景,王菀芝等前排演員穿著斯文的上班套裝,代表他們的「打工仔」角色;而後排的演員則穿上一模一樣的綠色西裝,代表他們是上司級人馬,亦是同一「黨」的員工。

 

在《職》中,另一特別的地方是動作。歌詞中均是一些「打工仔」在職場上經常遇到的「卸膊」語句,如「呢單嘢唔係我跟開」等。《職》的舞蹈亦特別多這類推開、身體搖擺的動作,以示把工作甩開的感覺,令演員的服裝加上適合的動作,更能配合劇情及他們的性格。

 

由此可見,當舞台上沒有場景,演員的服裝能有效地為舞台增添到「虛構」的場景, 同時無礙觀眾投入欣賞劇作。的確,如將實體劇場變成線上劇場,或許仍然能設計到貼切的服飾。不過,角色的刻劃除了服裝,亦需要配合演員的動作。無論在《潮》或《職》中,現場的觀眾均均可看到演員全身的動作,包括泰臣的挺腰站立、一本正經,還是王菀芝的活潑舞蹈,增加觀演的樂趣。

 

68th-criticism-02-11

(圖片擷取自:https://kknews.cc/zh-hk/entertainment/44ry2z2.html)

 

然而,在線上直播劇場中,如上圖,拍攝鏡頭由演員自己設置,大部份只能拍到演員的半身和「大頭」,連他們完整的服飾觀眾亦未必能看到,遑論是他們全身的肢體動作。此舉的確令角色刻劃難上加難。

 

  1.  舞台燈光效果

 

68th-criticism-02-12

(圖片擷取自:https://www.alighting.cn/case/2014/4/28/155820_51.htm)

 

除了舞台設計及服裝,另一個雖然不顯眼、但極影響觀演感覺的元素是舞台燈光效果。蔡進平曾在《戲劇之家》(2017)中探討舞台燈光的作用,他指舞台燈光能展現背景的變換,亦利用舞台燈光來完成轉換,通過轉換背景,觀眾可更理解情景和故事的變化。另外,舞台燈光亦能渲染劇中的氣氛,如看恐怖情節時,必須配合昏暗的燈光營造陰森恐怖的氣氛,才能讓觀眾融入故事主角的心態當中。另外,他認為舞台燈光能引導觀眾的視線,讓觀眾更易理解難懂的場景,以及更易知道現時應注意的地方和演員。不過,筆者認為,舞台燈光的效用不止在於光的一面,在沒有打燈的地方,演員其實仍然會以動作在說話,例如落寞地放下電話,仍然能表達到該角色的情緒,亦能為平面的舞台製造出一光一暗的層次。除舞台上的效果,如前文筆者提及,觀眾在劇院的個人性,亦需要依賴燈光營造。觀眾入場待至開場一刻,直至劇院的燈光調暗,觀眾的個人空間亦會因應燈光變暗而建立。假如觀眾在線上劇場重溫完整劇作,的確仍然能欣賞到燈光效果,然而燈光並不是具體包圍所有觀眾,已未能做到營造個人空間的效果,因此感官刺激亦相對較低。

 

總結

在前文筆者為「取代」下了一個前設,如線上劇場需要全面取締實體劇場,必須在

「市場工業」及「美學」兩者均表現優勝。

 

在市場工業方面,筆者認同線上劇場有效讓觀眾打破時間、地域、空間界限看戲劇。由於接觸戲劇變得更容易,成本亦相對較低,看話劇、進入劇場可踏入去精英化的新時代,令戲劇更貼地。當接觸的觀眾群及人數上升,大劇團把經典著作上載到雲劇場放映,亦可做到保存經典著作的效果。至於直播進行的戲劇表演,製作成本亦相對較低。可見線上劇場對於戲劇的推廣、宣傳、保留、擴大觀眾群等,的確比限制多多的實體劇場較佳。

 

然而,當討論到劇場美學,線上劇場卻完全不能媲美實體劇場的效果,並會活生生剝奪了觀眾觀演的感覺。失去舞台,失去座位,令觀眾沒有置身劇場的感覺,所有人只能同時看著同一個畫面,失去實體劇場獨有的個人性與集體性;線上劇場的鏡頭未能拍攝演員全套服裝和動作,影響角色刻劃;失去舞台燈光效果,觀眾視覺因而變得平坦,沒有層次。以現階段的雲劇場種類,實體劇場其實仍然未能被取代,它仍然有著獨特的魔力。這亦是為何Carl E. Bain在書中不斷強調「同空間」的重要性,是為讓觀眾和演員都在同一空間呼吸同一空氣,兩者脈搏互相依存。

 

無可否認,雲劇場將會成為將來劇場工業的一條新路向。不過,劇場工作者需要思考,如何在線上劇場上仍能為觀眾帶到有如實體劇場一樣的感官衝擊。如傳媒工作者柳青(2020)所言,觀眾在線上劇場所看的,其實不是一個演出文本,只是一個替代品,利用技術製造的媒介化的複製品。現時劇場工作者的重大挑戰,是反思甚麼表演對觀眾才是最有效,哪種表演才能掀起觀眾情緒。

 

假如疫情過後,劇場工作者能將線上劇場的演出標準和美學,提高至實體劇場標準, 或許才能真正做「不在現場,勝於現場」。

 

註釋


[1] 詳見柳青(2020)的文章<展望賽博劇場時代:「在線」即「在現場」>。

[2] 每日頭條(2020)的文章《一場戲劇29萬觀眾:線上戲劇《等待戈多》成為藝術事件》有詳細的描述。

[3] 同註1。

[4] 見每日頭條(2020)的相關報導。

[5] 見文章<一場戲劇29萬觀眾:線上戲劇《等待戈多》成為藝術事件>的報導。

 

參考資料


  1. Carl E. Bain. (1973). The Norton Introduction to Literature: Drama. New York: Norton & Company.
  1. 倪潔誠(2015)。<舞台設計樣式在戲劇演出中的作用>。《上海戲劇》,2015(11),44-45。
  1. 廖奕(2017)。<淺談茶藝表演中服飾傳達的意境和氣質>。《大眾文藝》,19。
  1. 蔡進平(2017)。<舞台燈光效果在戲劇舞台表演中的作用分析>。《戲劇之家》,20,52。
  1. 周君。(2016年10月8日)。《淺談舞蹈服裝與舞蹈之間的關係》。取自http://www.bfwx.org/a/yishu/wy/2016/1008/5309.html
  2. 每日頭條(2020年4月7日)。<一場戲劇29萬觀眾:線上戲劇《等待戈多》成為藝術事件>。《中國日報網》。取自:https://kknews.cc/zh-hk/entertainment/44ry2z2.html
  1. 柳青(2020年4月28日)。<展望賽博劇場時代:「在線」即「在現場」>。《文匯報》。取自http://www.hellotw.com/wy/20200428/t20200428_525070671.html
  1. 維基百科(2020年10月11日)。《「英國國家劇院現場」(National Theatre Live)》。取自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B%B1%E5%9C%8B%E5%9C%8B%E5%AE%B6%E5%8A%87% E9%99%A2%E7%8F%BE%E5%A0%B4
  1. Wiener  Staatsoper(2020)。《荷蘭Wiener  Staatsoper歌劇院網站》。取自https://www.wiener-staatsoper.at
  1. 香港話劇團(2020)。《香港話劇團facebook專頁》。取自https://www.facebook.com/HKREP/posts/10158452477333982
  1.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2020)。《前進進戲劇工作坊facebook專頁》。取自https://www.facebook.com/onandonhk
  1. National Theatre. (2020, May 22). Official This House by James Graham [Video fil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vsSHyjEMrg
  1. MrJohnMrJohn007(2010年5月28日)。<潮性辦公室 - 泰臣 Solo - Part 1>。取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Ni8idq3B2A
  1. 香港舞台劇(2017年5月25日)。<小人國5<卸膊操+謎語操>>。取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3KiZEXPGU4